返回校网首页 >
在线投稿
新闻频道
当前位置:新闻频道>方山瞭望>阅读推荐> 正文

比尔·盖茨夫妇斯坦福毕业典礼演讲:世界需要怎样的乐观主义

来源: 美国斯坦福大学 2017-05-11 浏览量:147


本文系比尔·盖茨与梅林达·盖茨夫妇在美国斯坦福大学2014届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比尔·盖茨:

首先祝贺2014年顺利毕业的学生们!我和梅琳达感到十分的激动。虽然,被邀请到斯坦福大学做毕业演讲的任何人都会感到激动,但我们心中充满着额外的感激。

斯坦福大学正在成为我们家庭成员最喜爱的大学。而长久以来,斯坦福也是微软以及比尔与梅琳达基金会最喜爱的一所大学。

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最聪慧,最具创新能力的人们。而他们大多都来自斯坦福大学。我们的基金会在斯坦福有超过30个研究项目。无论是通过对免疫系统的研究来寻找治愈世界上最可怕疾病的方法,还是通过对美国高等教育的研究来帮助低收入学生上大学,我们都需要斯坦福。这里是人才的摇篮,这里的学生拥有活跃而独特的思维,以及对改变的开放态度。

梅琳达•盖茨:我听见人们叫你们书呆子。而你们为这个名号而自豪。

比尔•盖茨:对,我们也是。

斯坦福校园每时每刻都有非凡的事情发生,但如果让我和梅琳达用一个词来表达对斯坦福的热爱,那就是“乐观”。这里有一种极富感染力的乐观精神,那就是,大家都认为创新可以解决几乎所有的问题。

也正是这个理念激励我在1975年离开大学。当时的我相信计算机和软件拥有赋予全世界人们力量的魔力,能够让世界变得更美好。40年过去了,我与梅琳达结婚已经20年了,我们比以前更加乐观。但是我们的观念得到了发展。我们今天很想与大家分享,关于我们的和你们的乐观精神怎样为更多的人服务。

和保罗创立微软之时,我们的目标是把当时只有大公司才拥有的计算机设备普及到普通大众,通过个人电脑改变世界。上个世纪90年代,我们很骄傲地看到了这一成果。然而新的问题出现了。有一本叫做《解放计算机的书》首次出现在我们眼前。当时只有大的公司才买得起计算机。在明白科技带给人无穷的力量的同时,我们发现当富家子弟得到电脑而穷苦的人们无法拥有电脑的时候,世界上的贫富差距反而被拉大了。这个结果与我们的核心理念——科技需要惠及每个人——背道而驰了。

科技应该造福每个人。我们试图去缩小这个鸿沟。微软把这个理念当做第一要务,而梅琳达也把它作为基金会的宗旨。基于此,微软决定通过捐赠电脑来确保每个人都拥有一台电脑。当我仍然关注鸿沟问题的时候,一次南非之旅却令我看到了很多不同的东西。

第一次去南非时,我大多数时间都在首都约翰内斯堡的市区开会。我住在南非最富裕的家庭之一。当时据曼德拉终止种族隔绝仅有三年时间。我坐下和男主人一起吃饭时,他们还在用打铃的方法叫男管家。饭后,女人不得与男人呆在一起。我当时想,幸亏我读过简•奥斯汀的书,否则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天,我去了索韦托,约翰内斯堡西南的一个小镇,那里曾经是反种族隔离的中心。尽管从约翰内斯堡到索韦托路程不长,但从进入索韦托的那一刻起,一切都令人无比震惊。我觉得我来到了一个和我所来自的地方截然不同的世界!从那一刻起,我发现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我见过关于贫困的数据,但我从没有亲眼见过贫困。那里的人们住在用铁皮搭成的简陋棚户里,没有电,没有自来水,也没有厕所。人们几乎不穿鞋,光着脚走在街上。实际上,那里根本没有街道,有的只是坑洼的泥土路,在那里,我体会到了真正的贫困,而不只是以前看到贫困数据那般。由于当地没有持续供电的设施,所以必须使用柴油发电机供电,还要用60米的电线来输送电流。

看到这番景象,我知道一旦记者离开,发电机就会被用于更紧迫的任务。现在在社区中心的人们回家之后面临的困难根本不是个人电脑能解决的。当我接受记者采访时,除了准备好的演讲词,我说,在索韦托的经历对我来说是一个里程碑。科技是否会导致发展中国家更加落后?这才是当前的首要问题。我们必须填补鸿沟。

当读着那些准备好的演讲词,我知道它们其实和现实困境没那么相关。对着镜头我没说的是,我们没有关注这里每年有五十万人死于疟疾的事实,相反,我们信誓旦旦地承诺要给这里的人足够的电脑设备。

以前我认为自己很理解这个世界存在的问题,可那一刻,我才明白最重要的问题被忽视了,我不停问自己“你还认为创新能解决世界上最棘手的问题吗?”再次去非洲之前,我发誓会找出带给人们贫困的原因。

这些年来,我们确实了解到了许多穷人迫切的需要,在后来一次到南非的时候,我去了一家医院,我还记得那个充满绝望的地方,一个巨大的开放性病房里,住着很多很多病人,他们穿着睡衣,带着口罩,慢慢挪动着。他们在那儿有一个小学校,但是孩子们就是学不好,他们也不知道开这样的学校值不值得。我和一位快四十的病人聊过一会。作为肺结核医院的工作人员,她发现自己咳嗽之后就去找医生。医生告诉她说她患的肺结核有抗药性,后来,她被诊断出艾滋。已经没有多久的生命了,好多人正在等着她空出床位——这就像一个地狱,附着一张等待批准的申请人名单。

但这并没有让我变得不乐观。我在上车之前对医生说,我知道这种肺结核很难治,但我们肯定会找出治疗的方法。通过努力,目前对耐药结核病的治愈率已从50% 提高到80%-90%,且费用从2000美元降低到100美元。

乐观有时会被认为是对未来抱有的错误的希望。但失去希望仍然是错误的。而这就是我们面对贫穷和疾病经常抱有的错误的态度。我们一定是可以克服它们的。

梅琳达•盖茨:

比尔在那天去过肺结核医院后给我打了个电话。通常,如果我们在国外,我们会交流一些类似我们接下来探望谁,或者我今天遇到了谁这样的事。

但这通电话十分不同。比尔对我说,今天去了一个他从没有去过的地方,然后他就泣不成声。等到能够讲话,他说,我回来再跟你说今天的事。我知道他很难过,但是,如果你想做到最好,你必须见到世界上最坏的一面,正如我们那些天见到的一样。

十年之前,我跟一群朋友去了一趟印度。我在那儿的最后一天,我见到了一群妓女。我本来准备跟他们讨论艾滋的问题,但是她们想说的确实羞耻。

大多数妇女因为被丈夫抛弃转而卖淫,因为他们需要赚足够多的钱来养活孩子。她们在社会眼中十分卑贱,甚至可以被随意强奸或者殴打,没有人在意她们。在交谈过程中,她们很希望和我有肢体接触,也许是因为这种接触能够证明她们存在的价值。所以在我离开之前,我们手挽手,拍了一张合照。

那天的晚些时候,我去到了一群濒临死亡的人的病房。我走进大厅,发现所有的病床都得到了照料,除了角落的一个。所以我走了过去。她快要四十了。我记得她那双棕黄色忧伤的大眼睛。她快要死了。她的肚子不能装住任何东西。所以医护人员在他的床下开了一个洞,下面放了一个盆子。而且我知道她得了艾滋。得艾滋的羞耻是残酷的,尤其对女人而言。而且惩罚是被抛弃。我感到十分无力,我完全帮不了她。但是我不想她一个人呆着。我跪在她床前,她紧紧拉住我的手。最后我对她说:“都会好起来的。这不是你的错。”她指了指屋顶。我知道她想去看日落,于是我问旁边的人:“我们可以把她弄上屋顶吗?”他们摇头:“不不不,我们要送这些药。”最后,我抱起她,带她上了房顶。我把她放在一个塑料椅子上。给她的腿搭了一条毯子。她就那样坐着,面朝西方,看着日落。我对她的死毫无准备。但是,正是那些你帮不了的人,才会在最大程度上启发你。

在过去10年中,我和比尔的基金会曾帮助性工作者建立互助小组,普及安全性行为意识并开展艾滋病预防活动。而令人欣喜的是,这些以防止艾滋病传播为目的的互助小组如今已经发展成一个的包罗万象的平台,这些社会最底层的人们彼此分享经验,互相帮助,甚至通过财务互助帮助其中一些成员创业。

对我而言,乐观不是消极地认为一切都会变好,而是我们能够把一切变得更好的信念,无论情况多么坏,我们都能够帮助别人,不忽视也不感到绝望。

比尔•盖茨:

我和梅琳达描述了一些并不愉快的场面,但是我们希望传递的是信心。尽管在最糟糕的时刻,信心仍然能够创造出动力,并找出解决方案。但是如果你没有见过苦难中的人们,不明白你的乐观拯救不了他们,你就根本改变不了世界。这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矛盾。

现代社会拥有无与伦比的创新精神,而斯坦福大学正处在创新的核心。斯坦福孕育了许许多多的新公司,各行各业的教授,创新的软件和药品。这里的人们对未来充满渴望。可是与此同时,当你去问美国人是否觉得将来会比现在更好,很多人的回答都是否定的,他们觉得在未来,机会越来越少,不平等现象将越来越严重。那么谁是对的呢?

在我看来,悲观主义者是错误的。但他们的想法并不疯狂。如果创新仅凭市场驱动,我们都不关注不公正现象,那么重大发明将令世界的两极分化更加严重。

倘若我们不去建设公立学校,不去解决疟疾,不去解决贫困问题,不去关心全球气候变化之后农民的种植变化问题,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呢?

如果我们的乐观无法用来解决那些影响许许多多同胞的问题,那么这种乐观主义还需要融入更多的共情元素。如果我们能在乐观中融入同情,我们就能解决贫困,疾病以及教育匮乏的问题。

作为下一代,你们将会引领新一轮的创新浪潮,你们选择解决的问题,将会决定世界能否更加美好。如果你的世界很广阔,你可以创造大家都渴望的未来。如果你的世界很狭隘,你或许只能创造悲观主义者所畏惧的未来。正如我在索维托所学到的,如果要让自己的乐观影响所有人,我们就要看到他们最紧迫的需求。如果我们的乐观没有融入同情,那么无论我们掌握多少科学秘密,都解决不了世界上最棘手的问题,我们只是在玩智力游戏。

我认为你们大多数人都比我在你们这个年纪时有眼界。你们将会在这方面比我做的更好。如果你们全身心投入其中,你们会让悲观主义者惊叹。我们期待着你们的表现。

梅琳达•盖茨:

所以,去看看苦难的样子。这会改变你对乐观的看法。在我一次去亚洲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困苦绝望的妇女。她请求我带走她的两个孩子。当我不得不请求她的原谅时,她说:“求你了,带走他们中的一个吧。”另一次,当我去洛杉矶的时候,我遇到一群贫穷的学生。一个女孩对我说:“你难道不觉得我们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吗?”她们使我心碎。我发现,每个母亲对孩子的期望都一样高。但是我们能够给予孩子的却完全不同。

我和比尔在桌边和我们的孩子谈过这样的内容。比尔的成功是通过非常努力的工作和冒着许多风险得到的。但是运气也是获得成功不可缺少的一点。你的出生、你的父母、你成长的环境。这些都不是我们挣得的,它们是赋予给我们的。所以想一想,假如不是生在这样优越的环境里,我们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们希望,当你离开大学的时候,能够带上你的天赋、才智、你的乐观精神和同情心。将世界朝着让大多数人更加乐观的方向发展。不需要匆忙,不需要忙着找工作,忙着还贷款,忙着结婚。在你的生命里,将会遇到令你震撼甚至心碎的事,当这些问题出现的时候,不要逃跑,去面对和解决。因为那将是你改变世界的时刻。

祝你们好运!




(责任编辑:张凯)

(作者:比尔·盖茨夫妇)

南广新闻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南广新闻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 源:南广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 本网对其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 联系方式: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新闻中心 电话:025--86179080

返回校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