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校网首页 >
在线投稿
新闻频道
当前位置:新闻频道>南广要闻>社会服务> 正文

国旗带我回家

2020-04-24 浏览量:269

从飞机的舷窗望出去,华灯璀璨的香港赤腊角国际机场一片繁忙的景象。这样的场景虽然此前我想象了太多遍,但是一旦真的身临其境,我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恍惚。走下飞机,脚踩着祖国的大地,看到四周熟悉的汉字,虽然这还只是我漫漫回国路的一个中转站,但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我的手碰不到我的眼睛、我的脸,因为隔着防护服和护目镜,热热的眼泪从眼角滑过的感觉特别痒,但是同样,也特别幸福。

我是张锦程,2019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毕业后我又到了西班牙皇马学院继续学习体育市场专业。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蔓延到欧洲大陆后,情况日益严重。皇马学院因为有4名同学被检测出阳性,学院也已经也将授课转移到线上进行。

(张锦程前往马德里伯纳乌球场观看比赛)

我和其他留学生一起,录制了为祖国加油打气的视频,也游荡在马德里的街头,搜购大小商店里的口罩寄送回国。但是在许多天的慎重考虑之后,我终于还是决定,我要回国!

(在西留学生以及作者本人捐赠的口罩)

机票当然是不好买了,我最终拿到手的联程机票需要辗转西班牙马德里、卡塔尔多哈、中国香港、上海和郑州共五个机场,将历时40多个小时。但是我意已决,再难的行程都阻挡不住我归乡的脚步。

 3月24日,已经在西班牙家里隔离一段时间的我收拾好携带的行李。我特意把一直随身携带的五星红旗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我的行李。然后我吃了正常饭量两倍的饭,一步一步地将口罩,护目镜帽子都戴好,终于正式踏上了这趟艰难的回国路程!出门前,我充满了期待,那种重获新生的期待。

马德里的公交已经不多,外边也没有多少人活动,当天西班牙确诊人数已经破万。往常排长队办理值机的柜台前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设置了很多取消标志,值机的工作人员竟然还是不戴口罩——他们说公司没有配发。我解释了很多,工作人员才帮我把登机牌打印出来。我一度特别担心因为政策变化她拒绝给我登机牌,这样我回家所有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拿到登机牌真的像是拿到了去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的通行证,我的心终于从嗓子眼回到肚子里。

第一程飞多哈,飞机上没有多少人,大概50多个,有20个左右的亚洲面孔。整个飞机上空荡荡的。飞机起飞,看着脚下的城市,我不禁感慨,生命如此可贵,活着真好!当飞机已经进入平流层,空姐开始发食物,我旁边做了一个韩国人,他倒是感觉无所谓,取下口罩就吃。空姐问我好几次要不要吃东西,我只好跟他解释我戴口罩为了防护,不希望去掉。打哈欠的时候,泪水从眼里流出来,但是我不知道拿什么去擦拭它,而且伴随眼睛长时间得不到休息的那种刺痛感,这些都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体验。直到飞机落地多哈,我找了洗手间用酒精把全身喷了两遍消毒,把手洗了好几遍才敢去去揉一下眼睛——那种感觉简直是太舒服了!

(多哈机场)

在多哈机场,我看到有一个留学生的防护服是透明的,通过他的防护服能看到内壁的水珠(飞机上的温度时冷时热,机场接近赤道的温度较高)。我问他为什么不脱了消消毒凉快一下,他说:不能脱,万一我脱了感染上病毒到时候拖累的是我身边的人和国家。那时候我是真的感动了,他真的说出了很多我们中国国留学生的心声——自己受点罪没事,但是尊重科学,保护好身边的人。我们应该懂得感恩,感恩国内为战胜疫情付出的人们,能回家就尽自己最大努力不给国家添麻烦。

(飞机上同行旅客)

第二程飞香港整个飞机坐满了,旁边有两个留学生在聊天,他们有的已经20多个小时没有吃喝。听他们说到这,我在口罩里轻轻舔了一下已经翘皮的嘴唇。飞机上几乎没有人说话,直到降落香港,透过窗户看到香港岛和深圳时,我的心里才算真地踏实了。我知道自己回到了祖国,从举目无亲到遍地是亲人。我拍了拍放在背包里的国旗,那种感觉恨不得赶快下飞机呼吸祖国的空气。

在香港机场等待了五个小时,一直有工作人员在拿着牌子在提醒大家网上填写自己的健康信息。回到国内真有人在管你、在对你负责,在国外真地做不到这样。我的心里特别踏实,因为不管做什么都有人给你科学的安排和指引。在等待区,有很多老年人还有一些不太会用网上填写信息的同胞,也都有留学生耐心地教他们。

终于登上飞往上海的飞机,我旁边坐的是两个去英国学习的学生,一个家在河北邯郸,一个家在浙江温州。听他们讲起自己的回国经历,特别艰难,因为好多航班都取消了,他们手里都订了三张以上的机票,确保可以回国。他们都是从自己城市辗转好几个地方才出了英国。其实不用通过口罩,隔着护目镜都能看到彼此的眼神从严肃紧绷转变成放心的微笑。在飞机起飞前,我们简单聊了聊,说的几乎都是祖国多么强大,回到国内后心里有多踏实,还有就是回家后如何配合隔离,也时不时吐槽一下当时我们亲历的国外的防疫多么不靠谱。

(抵达上海机场)

我们旁边一排的一个小伙子,起飞前空姐要确定他是否系好安全带,但是怎么叫他他都不动。这一下整个飞机的人都摒住了呼吸,空乘叫来组长还有负责安全的人,大家一起十分钟才叫醒他——原来是他是周转了太多路累的,直到进到香港他终于放心了,心里真的踏实了就睡死了。此刻我似乎看到他梦里拥抱祖国时流下的热泪,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这样!

“我回家了,终于回家啦!”3月25日,终于到达了郑州新郑国际机场。一下飞机,我那汹涌澎湃的家乡话再也按捺不住。这一路,我的五星红旗陪伴了我颠沛流离的整个旅程;每当担惊受怕、疲惫不堪的时候,想一想身旁的国旗,心里总会踏实一些。在今后,不管我在哪里学习生活,我都会把这面国旗一直带在身边,因为她陪我经历了这段难忘的人生。我相信她也一样会继续保护着我、陪伴着我,去面对更多未知的惊涛骇浪。

(到达隔离酒店)



(责任编辑:黄思纯 实习编辑:刘泽一)

(作者:美术与设计学院15级 张锦程)

南广新闻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南广新闻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 源:南广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 本网对其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 联系方式: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新闻中心 电话:025--86179080

返回校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