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校网首页 >
在线投稿
新闻频道
当前位置:新闻频道>方山瞭望>行业前沿> 正文

舆情监测中最时髦的大数据怎么用?

来源: 新闻传播学院官网 南都传媒公开课 2014-12-15 浏览量:2030

        毕业于我校新闻传播学院的作者李佳笑,现在是中国传媒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攻读收视率调查和受众分析研究。考研的时候,她最怕遇到的题就是:谈谈你对大数据的理解;现在,“看到数据背后的人”却成了最令她向往拥有的能力。从本科学新闻做内容,到如今设计指标做数据,佳笑觉得“挖数据可比挖故事难多了”。

                                     


        自从知道我考上中传的研究生,怀抱有“考研梦”的学妹或是学弟都会问我同一个问题:“学姐你为什么选择考传播学,而不是你的本科新闻学呢?”我回答了很多次,但每次说的好像都不一样,有时讲兴趣使 然,有时谈谈他们俩有什么异同,有时扯到跨考的难度,有时又绕回来“学术”地说传播学是一门集多种学科于一身的交叉型学科,有意思,值得去研究


大数据,就像在橱窗外面看蛋糕

        学新闻史讲到普利策和赫斯特的“黄色小报”,同学们的眼睛可能会放光,然后竖着耳朵去听他们俩“交战”的故事,《世界报》的办报模式如何,《新闻报》的新闻理念又如何。传播史也关心他们,作为电报对新闻实践影响的产物,研究“电流创造连线世界”后这种新新闻的传播形态是如何产生并发挥影响的。可能说到这里很多同学已经晕了,我第一次看时我也晕……

        但这就是传播,人类社会所有的信息传播都是它所研究的对象,上到冰河期洞穴里的壁画,下到赛博空间数以PB计的大数据。也许传播学的魅力就在于此,透过这扇窗子可以为你打开更广阔的一片天地,他拥有很多学科的密钥,寻找密钥的过程就是学习传播学的过程,未知充满了新奇,困难但值得挑战。

        现在新闻传播领域,最前沿最时髦的研究可能就属“大数据”了吧,记得考研的时候,最怕遇到的题就是:谈谈你对大数据的理解……小数据还没整明白呢,大数据是啥?到现在我都觉得这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不管是社会还是学术界对他的“过分狂热”,都让我这个刚跨进传播学领域的小菜鸟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抵触与恐惧。构建一个理想化的模型,里面如果有太多泡沫,那泡沫不是一触就破么?

        我很喜欢港城大祝建华教授说的:“如果我们拿不到大数据,就是一个橱窗里面的蛋糕,只能在外面看。”说到这,突然明白莫斯可在《数字化崇拜》中提到"迷思"这个概念究竟是什么意思了,虚构的美好不会带来更多神奇的力量,当他褪去光环不再扮演乌托邦的角色,才可能发挥更加持久的影响。当我们真正有一天拿到大数据,并能用所学的知识高效合理地处理它时,才能真正体会大数据之于我们研究学习的真正价值所在吧。


“看到数据背后的人”

        有的时候会发现不去追最前沿的东西,自己张不开嘴、也跟不上溜。学传媒的人可能天生就要有对一切新鲜事物的敏感,永远要走在这个时代的最前端,走在新闻发生的最前线,总有一种比别人慢半拍就会被淘汰的危机感。

        研究生第一节基础统计学的课上,就在全班异口同声的“哇……哇塞……哇哦……”中度过,老师给我们展示了Tableau软件,能够快速进行统计分析、可视化图表的制作。原来数据处理已经可以做到如此酷炫,也正因为一切都看起来轻而易举,老师强调:“重要的不是数据,而是要看到数据背后的人。”

        “看到数据背后的人”!这是一种多么令人向往拥有的能力啊,就像我们当时说要“看到新闻背后的人”一样。

        但对文科生来说,挖数据可比挖故事难多了。毕业后的暑假,我在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实习,参与了一项舆情报告从采集数据到发布的全过程。报告一共涉及36个舆情事件,我们几个实习生就开始没日没夜地资料搜集、采集数据。老师说要每天的新闻数量我就做一个态势图,要媒体、网友的正面率我就老老实实根据言论的倾向性算比例,当时做的时候一边觉着枯燥一边时刻提醒自己要有耐心,要坚持……不然烦躁的心情随时可能会让你崩溃。但这些采集的数据信息究竟意味着什么,有哪些价值,怎样通过这些数字得出报告?说实话我做完全部的案例我都还是一头雾水。

        直到进入到数据分析阶段,我才见识到数据真正的魅力。对于一个舆情事件的评估,就拿我们经常看到的“×××影响力排行榜”、“××事件舆情应对效果评估”,他们的背后有一系列的数据指标作为支撑,而这些指标往往是判断排行榜是否具有权威性的标准。就像我们衡量一个“大V”的微博影响力一样,他的粉丝数、转发数、评论数等等都可能是参考因素,再复杂一点还可能涉及到粉丝中认证用户的比例、关键粉丝的转发量。

        重点来了,数据处理的绝妙之处就在于他们之间绝不仅仅是相加减的简单线性关系,怎么设置权重、怎么使他们处在一个数量级,再用一长串公式得出最后那个影响力OR效果。我拜一个监测室处理数据的老师为“大神”,一脸崇拜地问他:“你是怎么学会这些的?需要从哪方面开始学起呢?”大神嘿嘿一笑说:“需要做什么就学什么。你去学C语言吧,道理都一样。”这让我突然意识到,除了要学外语,学一种计算机语言人生才没有遗憾啊。

        三个月的实习,加上研究生学习的这两个月时间,总让我有一种感觉:我是不是离新闻越来越远了?离内容的生产者越来越远了?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学新闻的同学都有我这样的情节,看着自己的文章白纸黑字的印刷出来,上面写着记者某某某时才有那种油然而生的喜悦。

        杨宝璐问我:“你以后是要做调查吗?”不是调查记者的调查,而是媒介研究的调查。我一直没有答案。也许吧,但我希望自己不要成为数据的搬运工,而是最懂内容的数据分析师。

        从做内容到做数据调研,可能需要一个蹩脚的过渡阶段,但谁又知道这不是一个双赢的结果呢?


♦相关链接:【考研】李佳笑,努力后的美丽绽放



(作者:李佳笑)

南广新闻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南广新闻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 源:南广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 本网对其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 联系方式: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新闻中心 电话:025--86179080

返回校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