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校网首页 >
在线投稿
信息频道
当前位置:信息频道>招标/后勤>后勤服务> 正文

走进南广的食堂

来源: 南广网专题部 2012-12-10 浏览量:1978
        导语:舌头上的味蕾,对酸甜苦辣的感知有特定的区位划分,正如人生总是要先经过“历经风雨”的痛苦,随后才能尝到“重现彩虹”的甘甜一样,某种意义上来讲,品味菜肴,也是体会人生感悟的过程。

        食堂是南广人一年之中去的最多的地方,它为来自天南地北的学子精心烹制的酸甜苦辣咸五种滋味,便在不同风味的菜肴中一一呈现。

        俗话说“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讲究“色香味俱全”的南广饮食既糅合了南方的细腻精致,又兼具北方的咸香鲜美。以“文艺青年”居多的南广人对艺术和美的执卓追求,在校园饮食文化上体现的无微不至,南广人心目中的“美食”,不仅要有味蕾的满足,也要有视觉的享受。

         南广的食堂将动人的味觉与难舍的记忆糅合在一起的,是南广人对大学时代的深深眷念。


        清晨的南广是灵动的,自学十七出发,踏着“南广之声”早间新闻的鲜活律动,迎着国传学清脆悦耳的琅琅练声,缘香樟路笔直向前,约莫两百米,率先跃入眼帘是便南广人的第三食堂。

        “西安瓦罐汤”是三食堂别具特色的美食之一。“瓦罐汤”顾名思义,盛在其貌不扬的瓦罐里,喝上一口,微烫之后,清,香,甘,滑,鲜,各种滋味依次在舌尖上绽放,麻木的感官似乎也瞬间变得温润,香菇的筋络,伴着鸡肉对牙齿的温柔抵抗;豆腐蛋羹细嫩滑,一路潺潺,熨帖着你的五脏六腑,这样一碗汤能带来一上午的温暖与餍足。

        各地都有味道鲜美的汤,但相同的汤,却会因地域不同,而沉淀出迥异的味道,爱德娜•欧伯莲说,“食物犹如感情的扳机,许多陷在记忆深处被遗忘的往事,借着味蓄会再度苏醒”,不知毕业后的南广人在思念南广的同时,是否也在思念那碗热热润润,让味觉苏醒的汤。

        提到三食堂,不得不说的便是“新疆大盘鸡”,远离家乡的学子,总是希望能够吃上地道的家乡菜品。“大盘鸡”原位置在三食堂西侧,正是由于其正宗的新疆风味,而颇受学生的欢迎。

        劲道爽口的宽面条,点缀着火红的朝天椒,搭配鲜香麻辣的鸡块和软儒甜润的土豆,再浇上由新疆传统作料特制的鲜美汤汁,既有新疆学子喜欢的辣,又兼具四川学子钟情的麻,香麻之间,回味无穷,每个地区都有特色食物,倘若要从特色食物来推断当地性格,那么率真与豪爽必然非新疆莫属。


        今年“五一”前,曾看到“大盘鸡”微胖的小伙计站在店前,默默在撕橱窗上的价目表,而那个总是扯着嗓子大喊“一根面!大盘鸡!”的西北姑娘原本嘹亮清脆的声音里,似乎也隐藏了一丝惆怅。那时没有多想,回来却发现,不知何故,“大盘鸡”已悄悄淡出南广学子的视线,取而代之的是一家新开张的“小卤面”。失去“大盘鸡”的三食堂,很长一段时间里使南广学子无所适从。

        一杯热气腾腾的弘祥豆浆,一份温软香儒的米饭,选上三两道厨师师傅精心烹饪的菜肴,经济实惠的快餐倍受师生青睐。

         一食堂水饺店的小馄饨,也是让人难忘的美味。

         小馄饨盛在铝制小碗里,墨绿色的香菜,深红色的碎辣椒,粉色的虾皮,浅紫色的紫菜,中间还点缀着乳白色的芝麻。乍一看,便勾起人们迫不及待的食欲。清汤中,因皮薄而近乎透明的小馄饨若隐若现,淋上一勺酱油,墨色便在汤汁里荡漾开来,仿佛在晕染一幅水墨画一般。

        简单的一份小馄饨,味道出奇的好,素净中酝酿着醇厚,醇厚却又完全清淡,没有多余化学调味品的修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般自然。


        七点半,将要开始一天学习的同学,纷纷汇集至一食堂,在山东煎饼窗口前排起了长队。这时候,一食堂最忙碌的大概要数山东煎饼师傅了。

        烹饪,糅合人意识的能动性和创造力的独特性,将食材从自然原始状态,调和改变成为风味独特的食物。如果说美食是一种艺术,那么制作美食的过程如同艺术的创作一般奇妙。南广人对美食的迷恋,不单单体现在味蕾和嗅觉上。

        煎饼的制作,得从一勺精心调制的淀粉糊开始,厨师首先要做的,便是将勺里的面糊均匀倒在煎饼烙上,打上一枚鸡蛋,再用工具慢慢地将其摊平。最后涂上甜面酱,放入油条或脆饼,再依次撒上葱花,香菜,咸菜。美味的煎饼,就这样递到南广人的手中,成为支撑他们一上午学习的能量来源。


        有人说人们对食物依赖的惯性,可能要超过语言。所谓“乡音未改鬓毛衰”,那是在没有统一的标准语音以前,而普通话普及的今天,对特别地方难忘记忆,总是通过味觉固执的维系并呈现。

        说到对南广的记忆,总离不开二食堂的瓦罐面。砂锅一样笨重瓦罐盛着滚烫的面,宽厚的面条,类似陕西刀削,是厨师师傅犀利刀锋削成的,点缀着几缕青菜,还有三两个豆腐果,南京的冬季阴鹜寒冷,这样一碗连汤水十足,热气腾腾的面,着实温暖了人们阴霾的心。


        结束语 :在学校读书时,对食堂痛深绝恶。多少次诅咒那里饭菜昂贵,食物口味呆板,饭菜种类一成不变。我们曾经那样食之不安,那么恨之入骨,然而当离开母校的那一刻,记忆随着时光慢慢沉淀,不满与厌恶渐渐淡去,留下的是刻骨铭心的回忆,这便是母校南广的味道。


(责任编辑:兰轩)

(作者:王宁)

南广新闻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南广新闻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 源:南广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 本网对其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 联系方式: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新闻中心 电话:025--86179080

返回校网首页